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熟女医生的性事

熟女医生的性事

添加:2017-07-13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從衛生間裡出來,洗完手,季蕓臻看著鏡子裡自己,忽然有種很可怕也很可憐的感覺,以前自己那美麗的讓自己都心動的容顏,現在變得有點蒼白,而且隨著年齡的增大,34歲的自己雖然在經常保養得情況下,眼角上的小細紋也越來越深,而且由於經常上夜班的原因,休息的很差,精神上總是一種壓抑的感覺。

  這時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是科室的電話,12號床的病人突發心梗需要搶救。


  不得猶豫,馬上進行搶救,呼吸機,除顫儀,磷酸甘油酯舌下含服,并注射了杜冷丁,在她十幾分鐘的按壓下,病人心跳終於恢復了正常,她和家屬們都松了一口氣,交代了一下,回到了醫辦室。


  身上這一折騰累出了一身的汗,而且還有點餓了,看看時間,晚上10點半了,拿出手機想給老公打電話,想想可能已經睡了,也怕打擾到孩子,就又放下了手機。她真的非常想她的老公,想的自己臉開始發熱,想的自己下面開始有些濕潤了都……


  老公和她一個學校的,上學時并不認識,工作后朋友介紹的,老公比她大兩屆,畢業后在一家醫療設備公司做銷售,后來業績和才能很突出,升到了他們這個省分公司的總經理,所以經常出國考察,一兩個月是經常的事。


  這兩天老公剛回來,第一天怕老公累,沒有要求老公,可是第二天把孩子放到了奶奶家,晚上,吃完晚飯,早早的就把老公拉進了臥室。


  打開了屋裡那霓虹色的掛燈,換上了一套豹紋性感內衣,抹胸式的小胸罩緊緊的包著那對大白兔,上面露出了小半個胸,乳溝也呈現了深深的v 字型,讓人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,下面是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,由於平時瑜伽的鍛煉幾乎沒有一絲贅肉,接著是一條幾乎包不住任何東西的豹紋小t 褲,還不到兩個手指寬的小布片幾乎都擋不住自己那稀疏的黑草地,白皙勻稱的美腿上那富有彈性的皮膚在燈光的反射下是那麽的亮眼,加上腳上穿了一雙艷紅色的12cm高的跟鞋。


  這套性感至極的衣服是老公去日本的時候買回來的,平時她還不好意思穿,可是今天她是那麽的渴望,她躺在床上一手支著頭,用極其誘惑的眼神看著老公,還一邊用手撫摸著自己陰部,大腿,屁股,乳房,還向老公勾勾手指。


  老公很性福的看著自己的老婆今天這麽驚艷的穿著,簡直是核彈爆炸般的熱度,本能的猶如餓狼一般撲上了床,和自己的美女騷老婆滾在了一起,幾乎沒有穿衣服的老婆身上的溫度卻是有點小火爐般的感覺,那對飽滿的乳房還是那麽堅實沒有一點松軟下垂的意思。


  老公瘋狂的親吻著她的耳垂,脖子,肩膀,乳房,一路向下直到那片幽幽小溪流出的密林,再也不能堅持了,將t 褲那一小細帶子往旁邊一撥,粗壯的神龍輕松的進入了汩汩流水的山洞,她高高的呻吟了一聲,身體頓時緊繃起來,但精神上卻似乎得到了極大的放松,老公一頓猛烈的抽插,床上的她嗷嗷的吟叫著,此時全身微微發紅,豹紋抹胸也早已滑落到胸下,大白奶上的兩顆櫻桃也上下晃動。


  老公將她一個翻身又從背后深深的插入,這招老漢推車是老公最愛的姿勢,大雞巴直直的插入陰道,來回大幅度的快速抽插,她的叫聲更加的密集和高亢。


  「老公,你操死我了,老公你要操死我了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
  「誰叫你今天這麽性感了,我的好老婆,我要好好的操你。」老公更加賣力的使勁頂著小騷穴。


  她的感覺就像一波一波的潮水拍打著海岸,自己也在一次一次的即將崩潰,這時老公雙手拉起她的兩條胳膊,發起了最后的進攻,數十次夢裡的進攻下,老公啊的低吼一聲,下面使勁一挺,熱熱的白漿噴入了那無底的神池中,而此刻火熱的精子刺激著陰道內已經敏感到極點的肉蕾,她的小穴終於也到了崩潰的極限,嗚嗚嗚的像是哭聲似的高亢的呻吟,裡面的小肉不自主的咬緊了肉棒,而雙腿也在微微的抽搐著。


  有人敲門,原來是樓上外科新來的大夫熊志偉,他提著兩個盒飯走了進來,「季大夫,醫院的宵夜,本來要11點才送的,我餓了就去領了,順路給你帶回來了,趁熱快吃吧。」


  季蕓臻笑著對他說:「真是謝謝你了,剛搶救完一個病人,我這一而有點餓了。」


  熊志偉看到面色微紅的季蕓臻,雖然年紀不小了,可是保養得卻是很到位,像二十七八的似的,頭上高高盤起的少婦發髻,雖然穿著大褂,可是胸部那團肉的形狀還是很突出,下面那一雙肉色絲襪包裹的美腿,露出了一截小腿,一雙尖尖的黑色高跟鞋,變莫名的沖動了一下,本想回自己科室的腿卻走到了季蕓臻的桌子前,也坐了下來:「反正這會兒也不忙,我們坐著聊會天吧。」


  「好呀。」季蕓臻和他邊吃邊聊,互相講著笑著。


  她不時的看看眼前這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,陽光帥氣的臉龐棱角分明,又是名牌醫學院校畢業的研究生,自己對他的好感頓時提升了一個高度,想起自己上學時的男朋友也是這麽的迷人,剛才那種火辣辣的欲情又有點高漲,雙腿不自覺的又并攏了一下。


  「你女朋友哪裡的啊?」季蕓臻問。


  「現在還沒有呢,主要是像季大夫這樣漂亮的美女都被別人娶走了,我就找不到了哦。」熊志偉開玩笑的說。


  「呵呵,我這都人老珠黃的了,還漂亮啊,小弟弟不要拿姐姐尋開心了。」


  季蕓臻眉目中似乎有一絲挑逗的神色,可是正好讓熊志偉發現了,將計就計的說:「小弟弟還真想拿姐姐尋開心,哈哈,不知道姐姐怎麽樣才能開心啊?」


  「我…你…」她忽然有些微怒,但又不知道說什麽,自己的玩笑竟被開了回來,一時竟又想起熊志偉話的意思。


  而熊志偉竟然大膽的拉起了季蕓臻的手,輕輕的在手背上滑著,一下一下的撫摸著,她立馬想抽回自己的手,卻被熊志偉拉著不能動,「你想干嗎?」有點大聲但又不敢太大聲的對熊志偉說。


  「想,我想干。」


  熊志偉說著親向季蕓臻,另一只手也環抱著她不讓她后退。


  慢慢的季蕓臻緊繃的身體開始松軟,兩人的舌頭也在不停的互相翻動著,季蕓臻示意去裡面的休息室,熊志偉一把將季蕓臻的嬌軀抱了起來,三步化作兩步的闖了進去。


  關好門,也來不及脫大褂,解開扣子,季蕓臻裡面上身是一件打底的背心,可以清晰的看見胸罩的邊沿,那麽鼓鼓的大奶子,像是要脹破一般,下面是一條黑色的小絲裙,不長不短的在膝蓋上一點。


  熊志偉只是解開了腰帶,內褲和褲子滑落的腳腕上,蟒蛇一般的男根上的血管早已凸現出來,樣子十分的威武雄壯,他將她的胸衣往上一托,兩個渾圓白滑的大奶子變露了出來,上面的小紅豆長在一小片暗紅的土地上,他一口咬了上去,一邊用手擠捏著另外一個肉饅頭。


  季蕓臻再也沒有了矜持,身子趴在床上屁股一厥,將絲襪退到大腿上,裡面的丁字褲,根本就不能形成阻礙,反而有一種異樣的性感,可以清楚的看到小騷穴已經準備好了,而陰唇也在一張一合的動著似乎在召喚著什麽。


  熊志偉的大龜頭,感受到了小穴的溫度和濕度,沒有猶豫的就扎了進去,撲哧撲哧撲哧的淫水開始往外翻滾,熊志偉從后面看到白白的黏黏的液體在大雞巴和陰道裡來來回回,深深淺淺的插著,熊志偉也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情況,裡面的陰道雖然有些寬松,可是季蕓臻的小肉卻能不斷的擠壓和咬緊自己的雞巴,也許這就是熟女的經驗吧,每一次都弄得自己癢癢的,好像這樣自己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就要繳槍了。


  熊志偉便加快了速度,季蕓臻也嗯嗯啊啊的小聲呻吟著,此刻她也感受到了與老公不一樣的強壯年輕的感覺,激情澎湃,威武有力,而且每次都向自己的最深處沖擊著,這種感覺是那麽的新鮮,那麽的刺激,她也配合著熊志偉的沖擊扭動著腰肢,收縮著自己陰道的肌肉,像是與年輕人的一種較量,讓你也嘗嘗熟女的厲害。


  他將她翻了過來側躺在床上,兩腿一上一下的,由於還穿著絲襪的原因,兩腿不能分的太開,陰道之間的狹窄更加的緊促,熊志偉的強力抽動著陰唇來回翻騰,像是旋耕機在一遍一遍的翻著土地,翻過來又埋下去,白花花的大屁股上也多了熊志偉那大手的手印。


  季蕓臻不能大聲的淫叫,可是實在受不了,只能用手捂著自己的嘴,發出嗚嗚嗚的聲音,眼睛裡卻充滿著希望更加強烈的沖擊。


  熊志偉做好了最后沖刺的準備,快速但是幅度很大的抽插,終於伴著床吱吱的聲音停下之后,熊志偉的小精蟲也從龜頭裡飛了出來,季蕓臻還沒有從那云端的感覺中走出來,眼睛微微的閉著……

  【完】